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我躲在瘦里,觊觎着胖  

2006-07-13 22:5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瘦人,喜欢吃瘦肉。在这个以瘦为美的年代里,不少女孩子羡慕我的小身材,视我为减肥的靶子。而我,却并不因此而高兴得发狂,因为“瘦而无骨”或曰“丰满”,才是我理想的状态。这也正是我的郁闷所在。

翻翻历史,我小小的无奈一如王安石被误解的委屈。爱读书的王安石是个高度近视眼,近视本无罪,却由此导致了他和最高领导人宋仁宗的一场不愉快。事情是这样的:一天,仁宗皇帝心血来潮要在皇宫里举办一个“自助餐”活动,规定所有人都必须亲自到御池中钓鱼,然后御厨用钓上来的鱼做每个人想吃的菜,红烧啊,清蒸啊,铁板活鱼什么的,都可以。臣子们一听,“乌拉”着欢呼而散,兴高采烈地去钓鱼。只有王安石静静地坐在一边,像吃花生米一样,一粒一粒地把盛在盘子里的鱼饵吃光了。在众人的一片惊呼中,他打了几声饱嗝。

皇帝听到后立即厌恶起王安石来:你不喜欢钓鱼就不钓呗,吃鱼饵干什么?要尝新鲜,吃几粒就算了,把整整一盘子吃掉是什么意思啊?皇帝在怪王安石,王安石也在怪皇帝——你不知道我是高度近视眼,看不清鱼漂吗?你这不明摆着让我饿肚子吗?我就是要吃鱼食给你看!

名人有名人的烦恼,平民有平民的困惑。王安石还可以吃鱼食以示抗议,我却找不到可以抗议的所在。

这几天和朋友聊天,聊起了各自理想的生活状态,彼此兴奋异常。我想生活在广袤的草原上,和心爱的人儿骑马奔驰在蓝蓝的天空下,过一种牧马生活。她想在南方找一个烟水迷离的小镇,每天在水边弹琴、看书,等待白马王子的出现。然而也只是说说而已,这样美的生活因为时间的束缚、因为家庭的牵拌、因为责任感的背负,或许永远无法实现。

在她,疲惫的脸上写满了放风的渴望,频繁的跳槽早已令她厌倦,钱,成了唯一的G点。她自嘲就像一撮爬山虎一样,沿着墙壁四处乱爬,看起来青青翠翠好绿好绿,却四处缠绕迷失了方向。

在我,每天匆匆忙忙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摩肩接踵于吞吐量无限大的巴士地铁中,拼凑着现代北京热闹的大都市生活。然而繁华的背后是贫血的背景。工作时间不长,我却常常忘记生活的乐趣,任青春飞速地流逝,任激情不言声儿地被磨平。

崔健《一无所有》的时代并不曾过去,只是已没有人再有心绪去声嘶力竭地大吼了,甚至地下过道里坐在冰凉水泥地上的流浪歌手都已然少了许多。人们纷纷扰扰于宇春的酷毙、靓颖的精致,林志玲的绝代容颜与徐静蕾的文化底蕴。什么才是这个社会的主旋律?布朗分子运动让我看不清方向。

有点怀念那个已逝的鲁迅时代。郁达夫曾经评价鲁迅说:“鲁迅的热心于扶植青年的一件事情,是大家都在说的,但他的因此而受到痛苦的深刻,却很少有人知道。”鲁迅对青年的纵容态度历来受人赞允。如今的“大家”却常常在公众面前与青年互指互骂,扮演着“过家家”的游戏;在作品中暴露着痞子气,上演着玩世不恭的一幕幕活剧。

我想躺在鲁迅的怀里撒娇,我想偎在巴金的怀中小憩。当然,我并不想生活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所以,如同伪球迷一样,我不过是个假怀旧派。

 

撰文/崔焕平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