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丽江的毒药香  

2006-08-01 10:1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头的酒吧里正放TheCzars(沙皇乐队)的专辑《The Ugly People Vs. the BeautifulPeople》,低沉的嗓音咏叹着“你是我的毒药”。
在丽江这样的地方,人听着,是会无可救药地醉下去的。
丽江的香与媚是在骨缝里的,让人不由自主就会想起那种叫“毒药”的香水,红毒娇媚,紫毒冷艳,绿毒轻柔,充满着神秘与诱惑的气息。
多少人不醉倒在这种叫人无法不为之心动的芬芳之中呢?
             丽江的毒药香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
古城绝色

猝不及防地,便在丽江斑斓的古城与“绝色”相遇;在这里,其他的一切似乎都可以忽略,惟有颜色决不会被旅尘弥漫的眼球错过。
在此之前,我不知道颜色是可以被发挥到如此极致的——红是艳红桃红,绿是翠绿嫩绿,黄是鹅黄娇黄,蓝是天蓝海蓝,大块大块纯正的色系,艳丽而妖冶地悬垂在竹藤衣架上,或径直裹在桑葚一样饱满的躯体上,招招摇摇,飞扬跋扈,直夺人的眼魄。  丽江的毒药香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随便在哪处流水的桥头,或者哪间洞开的小窗内,都能看到远道来的女子,将方格、条纹的纯棉披肩披出来满脸满眼的风情。在远方栖身的城市,她也许终日是最正统严肃的职业装束,一本正经一丝不苟,像一支简捷流畅的袖箭,然而在这个大调色罐一样的古城,她对于色彩的全部热情和向往突然迸发了,她能套一件殷红嫣红的、像婴粟一样毒媚的长裙,或者在团花的上装下,系一条松绿色肥大的裙裤。这样夭夭的装束,也许是她内心里渴望了无数次,而终于不敢穿出去示人的,只能在夜晚的镜子前做自己孤独的欣赏者。可是在这里,她就可以解除内心的拘谨和约束,将随意淘来的款式千奇百怪、颜色铺张扬厉的衣装,披挂成古城里游走的狂野的风景。没有哪个女子不在生命的某个时刻,渴望着对命定轨道的偏离和突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丽江古城是个很女性化的地方,它完成了女性内心对野性自由的一种向往,成就了她生命中任性的放松和跳跃。
几乎所有来这里寻找旅行感觉的女子,没有不在衣饰上感染它的气息的。这里没有典雅庄重的职业装,多的是宽松肥大的休闲服,可以随意地套在头上,垂在身上,披在肩上,挂在臂上,所有的一切都传达着同一种信息——轻松、舒适和自由。这种感觉,也许正是终日将自己捆绑、包扎得粽子一样的人们最为需要的,也是丽江古城独特的魅力所在。
每个离开古城的女子,最后都会带走一个鼓鼓的行囊,里面盛放着淘来的各色服饰,酽酽的色彩,像一个香艳的梦想。她曾经试图在离开这里后,将这种艳丽铺张带到自己生活的城市,然而回去之后就会明白,衣服是最挑地方的,在一个地方可以很和谐地穿着的衣服,到另一个地方就会变了味道。丽江古城让一切铺张扬厉显得和谐自然,使一切飞扬跋扈都变得完美统一,可是离开这里,颜色和款式都变得不合时宜。她只能在深夜的镜子前,打开调色罐一样的行囊,那些香艳的色泽便在暗夜里狂野地流淌……
所以,最好还是抓住在古城的柔软时光,尽情享受与“绝色”的不期艳遇,享受生命中肆意的绽放。套一件纯桃红的宽袖上衣,和板蓝根扎染的蓝花布裤子,选一家临水的酒吧坐下,随意拿一本书,听水、看书或者发呆,不经意地,也许就成为了别人的风景,诗意就在这时伴随卞之琳的那首《断章》而来: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对你这寻觅风景的人,一生中能有机会做别人的风景,不也是生命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奇妙时刻?

古镇绝水

丽江的毒药香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古城里毕竟太繁杂热闹了,像一道豪华的盛餐,是落寞的带点伤感的脾胃消受不起的。那么就去束河吧,虽然张艺谋将这里作为《千里走单骑》的开镜之地,但毕竟不像电视剧《一米阳光》那样为古城招惹来蜂群一样矫情的伪小资们。束河仍旧是岁月腮边的一抹红晕,带着些恬静的娇羞。
旅伴是燕姑娘,同样来自于喧嚣的都市,终日鏖战于杀气腾腾的职场,刀枪剑戟全身披挂,将自己武装到牙齿。旅行让一个人得以卸下厚重的铠甲,发现自己本来的模样,尤其是在束河这样本色的地方,时光像停驻了一样——小狗吐着可爱的舌头坐在磨得光亮的青石板街的中央,等着打纸牌的老主人,半天一动不动;叼着烟斗的纳西老人,独自坐在院里晒太阳,守着满架黄澄澄的玉米和红艳艳的辣椒,任日头慢慢划过安静的天空。
 
丽江的毒药香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我们没有这样的家园可以守候,陌生的风景和路边窗口里投来的好奇的目光,会时时提醒你:在这个安静的古镇,你不过是个行色匆匆的旅人。
束河也有个小型的四方街,古老的木板门面,暗红色的油漆,店前黑亮的青石,脚下斑驳的石板路面,闲坐聊天或发呆的老人,像一幅古旧岁月的苔青色的剪影。
我们尝试着要了碗鸡豆凉粉,豌豆黄一样的颜色,两面煎得金黄,中间则糯糯软软,拌上辣椒和其他佐料,吃一口,舌头一下子就跌进了温柔乡里。一碗是决计不足意的,吃到第三碗,才从狼藉的碗边抬起头,有心情听声观色了。
就是在这时,我们听到了潺湲的水声。
这流水是穿街引巷,沿着青石砌就的水道,从临街的檐前一路迤逦而来的,它的源头,就是被称为“九鼎龙潭”的一泓潭水。当年徐霞客游芝山解脱林时,路过此处,于是游记里就有了这样的描述:“过一枯涧石桥,西瞻中海,柳暗波萦,有大聚落临其上,是为十和院。”“十和”就是束河的古称。从这一句,我们不但可以知道早在明代,这里已是丽江的重要集镇,而且这“柳暗波萦”四字,切切点出了束河的灵魂,如今想来,似乎再难有更确切简洁的词语,括尽这小宇宙中的万千风情。
 
丽江的毒药香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我先前不知道水清到最甚,其实就不再是清澈、透明、缥碧可以表述的了,而成为泛着幽暗的蓝光的缤纷的锦缎。在水草飘绿、青苔铺底的水道中,水成了蓝光熹微的清碧色;在紫木槿临水筛影的地方,水就成了碎紫乱玉般的斑驳迷离;在流水拐角处亭亭玉立着艳极纯极了的小黄花时,水流又扯出一瓣两瓣的黄晕,这淡黄欲扯欲长欲细,像天畔袅袅的余音;而架于水上的玲珑的酒吧,将自家花花绿绿标签的啤酒放在吊篮里,让汩汩的潭水冲浸时,吊篮周边的流水便被染成了同样花花绿绿的颜色。
 
丽江的毒药香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我和燕姑娘就坐在流水之上,在酒吧的木头几案前,泡了一杯新采的蒸酶茶,听着流水细碎的吟叹,嗅着窗外新刈的小麦的秸秆香气,看着远处青葱的草场上闲卧的黑牛和白羊,任凭慵懒散淡的音乐,从正午一直吟唱到太阳落山。舌花已然凋尽,眼花也近于迷离,在都市的人海里磨就的锋芒和棱角,如同杯中浸泡久了的茶叶,舒展开原本尖尖硬硬的梗片,变成了两片松散舒展的叶子。
 
(撰文/丛绿)
 

 

文章引用自:中华遗产杂志社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