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第一次肌肤之亲  

2006-08-06 18:2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顺治帝对董鄂妃爱得死去活来,当他们爱的结晶诞生时,他曾激动地宣誓:“朕第一子降生了!”其实这并不是他的第一个皇子。

 

   在我,刚刚完成了与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因为我第一次真正触摸了他的肌肤,亲吻了他的容颜。如果我可以当一回皇帝的话,或许我可以说:朕第一次肌肤之亲诞生了!

 

其实这已经是我第三次与他会面了,前两次都是在圆明园中开放的长春园、绮春园中约会,每次都是游人如织,人太多了,景太假了,真的没什么感觉。而惟有这第三次的“荒草深处”的匆匆一面,才让我真正目睹了他大苦大难后的真实容颜,也让我真正领会了他心灵深处渴望被人读懂的那份小小愿望。

 

好的,我来了,我来读你!

 

又是星期六,一个本该玩耍的日子。我和圆圆两女加上摄影师一男扛着摄影器材直奔圆明园大门前的石狮子处接头。考虑到9月刊图片的需要,我们打算重点拍园明三园之一的圆明园,事先打听到他目前不开放,又听说有小道可通,于是三人准备干一起阿猫阿狗的“勾当”——秘密走暗道,有障碍就翻越,没有困难克服一切困难也要上。尚未行动,心中已升腾起一股狼烟。

 

走至福海南边的“南墙”处,有告示说:暂不开放,游人禁止。没错,我们要闯的正是此地。沿着南墙向西走,过了一段柏油路便踏上一片荒草,目标就在不远处。这时,一对男女迎面走来,好心地告诉我们前方不通,我们嗯哦了半天,心中暗暗祈祷围墙不要太高。果不其然,一两分钟后,一段一人高的铁栏杆呈现在眼前,偶们惊喜万分。

 

等附近游人都走光了,圆圆一马当先,居然活生生地从铁栏杆里挤了过去。其实我的瘦度和圆圆有一拼,或者可以说更瘦,但是偶有点害羞,最终选择了在身旁男士的帮扶下一跃而过。

 

三人偷进园后,发现不远处似乎有人影晃动,于是抱着摄影器材一路狂奔不止。待到安全处,登上小山一望,天哪,荒草,荒草,到处是荒草。我们沿着小路向西走,不几分钟便被荒草淹没。没有修葺的痕迹,没有人烟,没有指示牌。我知道这园子很大,而我们才走了地图上一点点,按照地图,我好像知道自己在哪里,又好像不知道,昔日的繁华竟然被焚烧得丝毫不剩。

 

   曾经的皇家胜园今日更像是一处荒郊野外,我们开始担心万一走不出这里怎么办。幸运的是,我们碰到了一位常来这里遛弯儿的中年男子,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沿着河塘(无水)边的岩石,抓着半人高的草藤战战兢兢终于走出了“荒原深处”。未走出快走出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一声尖叫,走在前面的圆圆突然没了。定睛一看,原来她脚下一滑,歪倒在地。事后她兴奋地回忆说幸亏刚下过雨,泥土松软,磕着的地方又恰巧是臀部最柔软的那处,所以无甚大碍。

 

皇家的园子原不是常人所能偷窥的,听说故宫常常闹鬼,难道人迹罕至的荒草深处有皇家的阴魂要惩罚此次偷窥事件的策划者——圆圆?

 

   但愿这里不要被修整,因为惟有来过这里,对圆明园的爱之深、对烧毁者的恨之切才真真正正地迸发了出来。

 

待续。

 

   撰文/崔焕平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