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2006-01-24 16:54:10|  分类: 杂志经典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在闽南飘着冷雨的春节,一场盛大的祭祀热火朝天。郑氏族人的祭祖仪式和生活之中,凝聚保存着许多充满智慧的古老传统,甚至将祖先上溯到了中华民族的源头。可以想见,同样的信仰和生活,数千年来曾经主宰着整个神州大地……

 

 

 

    从梦中惊醒,耳边是厚实而响亮的“嘭、嘭”声,现在是21世纪的一个春节,窗外是闽南丘陵地带的一个乡村。把我惊醒的声音还在继续,随之而起的,是远远近近逐渐连成了片的鞭炮声。我一边驱赶着睡意,一边庆幸自己醒了,因为我不想错过一场闽南传统的宗族祭祀。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出乎意料的是,郑氏家族的襟怀如此博大深远,这场宗族祭祖竟然升华为“伏羲帝仙庆寿”,将全民族的祖先供奉在至尊的主位。

 

早就有人告诉我,祭祀活动从正月十六凌晨两点正式开始,那个把我吵醒的奇怪声响,则是由土铳发出的信号,福建安溪县金谷镇三元村的3000多户郑氏人家将闻声开始忙碌,按照郑氏宗祠里用紫红草纸贴出的时间表紧张而有序地度过这一天。我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走进了飘着细雨的冬夜。

    三元村可以说是一支郑氏宗族的聚居地,这支宗族的远祖可以追溯到晋代甚至先秦,明朝万历年间的仁遂公开始举族迁徙到这里,于是安家落户,子孙一直繁衍到了今天这样的规模。仁遂公的后代早已遍布世界各地,但是十年一度的祖先大祭依然能把他们召唤回来,在祖先灵魂的关照下,重温血脉里的同胞亲情。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今天是郑氏第一次恢复宗族大祭的日子。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坐落在村中心的郑氏宗祠从昨天开始就陆续被香、烛、神像、牌位、贡献的点心果品填满了,大堂里除了供奉着各位先祖神祇的木质牌位和布帛画像,供案中央还安坐着三尊神像。请教之下,得知他们分别为“伏羲公”、“五谷公”和“大道公”。昨天我在住宿的郑仕杰家观看了正月初五“迎春会”的录像:全村人敲敲打打,从村后山上的庙里把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伏羲,连同司管粮食生产的“五谷公”和司管医疗健康的“大道公”(道教又称“保生大帝”)一起“请”了下来,安放在宗祠里——这三位才是这次大祭的主角。

    原来,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各家各户都在自己家中祭拜本家的近祖(闽南的这一传统从未断绝,甚至在“文革”期间仍然屡禁不止);初二和初三,村中的郑氏族人又在宗祠集体祭拜仁遂公以来的列祖列宗;初五请来“伏羲公”(另两位作陪),供在宗祠中等待正月十六(传说为伏羲诞辰)举族祭拜,年年如此。其中以“伏羲公”为主角的祭祖最为盛大,因祭拜的是全民族的祖先,所以虽以郑氏族人为主,但也必须邀请一些外姓人参加,这场祭祖活动于是升华为“伏羲帝仙庆寿”,把伏羲与郑氏宗族的远祖一同敬奉。此次为十年一度的大祭,郑氏海内外的族人都尽量赶回家乡参加,受邀请的外姓人也大为扩展,于是我作为外姓嘉宾出现在三元村。

   借着取悦神灵的机会,郑氏族人也会让自己尽兴一回。严格筛选出来的“头人”却要代表全村接受祖先的考验,这是他们的无上荣光。

天色未明,宗祠里的香火持续不断,灯光和烛光彻夜通明。一进祠堂大门,我就听到喃喃诵经的声音。大堂中身穿红袍的道士正在做法事,道士身后毕恭毕敬地立着6位中年男子,他们都身着黑底红花长衫,头戴黑色礼帽,帽子上插着金红的纸花。

 

这六位先生就是从郑氏宗族所有家庭的家长中挑选出来的“头人”,他们将代表全村人参与整个祭祀仪式。据说遴选头人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这其中,每家为祭祀捐款的数额是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捐款少说明这家经营不善,不能带领全体族人奔向富贵发达的美好前景,而捐款多的还要排出次序,前20多名才有资格成为候选人。而最终的人选需由祖先神灵决定:道士在宗祠的神位前抽签,抽到谁的名字,谁就是祖先选中的代表。被祖先选中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合家上下都会喜气洋洋,全家人在宗族中的地位顿时变得高贵了。

 

今天,这六位先生必须从凌晨两点站到晚上七点祭祀结束,这期间没有坐下休息的任何可能,这也是祖先对他们的体力与毅力的一次考验。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大堂里的庄严肃穆似乎在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宗祠天井里却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嘻笑声。循声走出来,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十分诧异:就在我熟睡的时候,天井一角竟然搭起了一个木偶剧棚!这里的传统是,木偶剧也要在凌晨两点钟开始上演,一直演到祭祀结束。木偶剧的唱词是我听不懂的闽南话,但我猜剧情大多是歌颂祖先功德并教化后人善恶是非的,否则无法成为祭祀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由于它十分吸引孩子,所以或许它是专为孩子们准备的祭祀活动。三元村的人知道神喜欢热闹,所以从正月初七开始,他们就从漳州请来了一个芗戏团,把戏台搭在宗祠门外的空场上,每晚演两场,一共演15天,我在的那几日,看芗戏的人场场爆满。操劳了一年的村民们,借着取悦祖先神灵的机会,着实也让自己尽兴了一回。现在,几个不知疲倦的孩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花花绿绿的偶人,享受着难得一遇的娱乐。

 

透过布帘的夹缝,我看到木偶剧棚的后台竟然供着一尊神像,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相公爷”(唐明皇时期才子,泉州地区提线木偶戏神),神像身上披着簇新的斗篷,前面燃着三根香。显然,木偶剧开演之前,剧团成员也祭拜过神灵。雨依然下得紧,我担心天亮时停不了,会给这个重要的日子蒙上阴影。

 

   对于闽南人来说,哪怕在天涯海角也要回来参加宗族大祭。无论在心灵世界还是世俗生活中,祖先始终扮演着至高无上的角色。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回到郑仕杰家,发现郑家的女人们早已里外忙活起来了。在年俗繁多的闽南乡村,女人的任务就是打扫屋子和准备各种名目的宴请活动。昨天是正月十五,三元村的风俗是请外姓人或外乡人吃饭。之所以这样,可能是想借机告诉外面的人第二天祭祖的消息,请外人吃饱喝足则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富裕和慷慨。有意思的是,客人们并不送果品点心之类的年礼,而是送鞭炮,郑仕杰家的鞭炮渐渐堆成了山。三元村家家如此,怪不得鞭炮声不绝于耳,一个中国年仿佛被鞭炮声哄抬着脚不沾地地缓慢滑过。

 

年将而立的郑仕杰回家过年已经一个月了,他虽然惦记着自己在北京开张不到一年的茶叶店,却不敢开口说走,也不愿走。因为对于闽南人来说,宗族大祭是绝不能错过的,哪怕你在天涯海角,也要回来。何况今年仕杰的父亲还被选作了头人。我们是仕杰的老顾客和好朋友,于是便被邀请来体验一下传统祭祀的遗风。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仕杰的小妹郑淑琼是个伶俐的姑娘,此刻正在二楼的家祠里跪拜呢。闽南人家家都有一块空间供奉自家的祖先,我发现仕杰的母亲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和最后一件事都是给“老祖”烧三炷香,平日里,凡家里有什么重要事情,也要给老祖烧香磕头以求保佑。我悄悄地站在一旁看着淑琼,只见她磕过头之后两手向上一扬,啪啪两声,两块羊角掉到了她身后的地板上,她回头看了看,又磕过头才站起来。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神秘地说:“我在问一件事呢!如果你有事情烦难着,就问问老祖,可灵了!”她拿起那两块羊角,只见是同一只羊角的两半,所以每块都有凹凸两面,如果掷在地上的羊角一凹一凸朝上,就是“可”,如果两凹或两凸朝上,就是“不可”。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你想试试吗?”淑琼问。我将信将疑,支吾过去,然而心却被触动了。在我的观念里,“祖先”是一个很少被提及的词汇,我相信人是由猿演化过来的,也推崇世界是一个大家庭,每个人都从无中来又向无中去,人生在世应尽量维护世界和平等等,以血缘关系为线索的家族、宗族和氏族观念在我看来总具有一定局限性,因此,我对祖先崇拜之类的事一向比较淡漠。三元村的祭祖活动是被我当作传统文化看待的,可是几天来村民对待祭祖的认真态度,却令我隐约感到祖先的灵魂好像无孔不入,而且具有无上的神威,可以未卜先知,甚至影响后人的命运。三元村的人都具备与祖先沟通的能力,我在他们身边也不得不承认受到了神灵的威慑,之所以不敢占卜,也是怕万一得到不好的结果会心里不安。

 

人神共此时——闽南祭祖(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天已微明,雨渐渐停了,雾却涨了起来。仕杰的母亲招呼我们吃早饭,说待会儿该“请水”了,不要错过。

 

               撰文/暖流     编辑:杨飞龙 

文章引用自:《中华遗产》9期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