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2006-01-26 11:30:04|  分类: 杂志经典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200510月,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西安大会会场,一个名为一个中国人眼中的世界遗产的摄影展吸引了来往代表的目光,所有惊叹与窃窃私语指向了一个匆忙的身影。这个不曾安分的身影,最终选择了飘忽在世界遗产地绚丽雄奇的光影之间。

 

 

 

 

【一个“世界遗产摄影家”的诞生】

 

 

“我被印加帝国遗址那神秘的景色所震撼,定住脚久久不能离去。心中有个呼唤:‘今生一定要去这个地方!’”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时间倒回1988年,那是周剑生初到日本,留学生涯刚刚开始不久的日子。一天,在银座的马路上匆匆行走的他忽然被一幢大楼上悬挂的巨幅广告所吸引。广告照片拍摄的是位于安第斯山脉崇山峻岭之巅、被云雾包围的印加古城马丘比丘。照片中,印加王国古老文明的神秘力量与大自然的恢宏壮丽交相碰撞,放射出慑人的魔力,使得人行道上的周剑生驻足良久。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今生一定要去这个地方!”……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又是几年过去,顺利完成了学业的周剑生已经是日本一家公司的职员,生活渐渐稳定,也积累了一些经济基础。而心中的那个源自几年前东京街头广告的声音又开始在他的心中响起。就像一个虔诚的教徒听到了远处隐约传来的钟声,一种朝觐的冲动迅速在他心中燃起,并逐渐膨化成一个难以遏制的热望——“我要出去看世界!”这个从来不安于现状的天生的行者就要出发了。而此时,周剑生对于“世界遗产”这个概念来说还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门外汉”……

 

    周剑生最初的旅行虽然有点走马看花,但还是让他体验到了大开眼界的淋漓痛快。而且,搞摄影的他也不曾让自己的照相机闲下来,将沿途让他“惊艳”连连的古堡、皇宫、花园、教堂一一收入镜中。从欧洲等地旅行回来,周剑生看着冲洗出来的照片,有一种满载而归的感觉。正待他开始筹划自己的下一次旅行的时候,命运将“世界遗产”这几个字带入了他的视野。一个偶然的机会,周剑生参观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东京举办的世界遗产摄影展。站在世界各地摄影家的作品前,他被深深地感动了。这种感动对于周剑生来说似曾相识——那是与几年前在“马丘比丘”照片前所感受到的震撼相同的一种感觉。这时的周剑生注意到,照片中的这些雄奇秀美都有着一个相同的注脚——“世界遗产”。于是他开始关注“世界遗产”,也发现自己这次旅游拍摄的图片竟然大部分都是登记在册的遗产地。看来,这些人类共同的遗产可以打动每一个人,自己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它们感动了一回又一回!慢慢地,一个想法在周剑生的脑子里隐约出现:“既然我这么喜欢走,这么喜欢看世界,反正这钱也得花,倒不如让它花得更有意义,干脆我专拍世界遗产怎么样?”于是从1994年开始,周剑生的旅行有了目标——五大洲、四大洋,哪里有“世界遗产”,哪里就会成为这位行者环球跋涉的驿站。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行者的跋涉大多充满艰险,而周剑生在44岁时上的这条船也是在惊涛骇浪中一路颠簸前行。换了别人,或许这船早就靠岸停歇了,而周剑生却挺了下来,每每稍作修整又扬帆启航了。爱人常说他像奔命,又赔时间又赔钱,而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样,“反正有一种力量促进我,在支持我走下去,大概因为这条命是拣回来的吧!”

 

“人啊就像豆芽菜,让它从水里长出来是很细的,越有压力,好像砖头压着,它才越粗壮……”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起初的时候,困扰周剑生环球旅行的一大问题就是难签证。十多年前的中国护照曾有一个名,被戏称为“煤本儿”,因为在那时,它的持有者还常常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手中的中国护照被无理拒签是周剑生旅途中碰到的家常便饭。但是,碰了一鼻子灰之后的周剑生偏偏不改倔强本色,回忆起拿“煤本”的日子他说:“也正是因为许多国家的大门还没有完全向中国人自由敞开,我反而有了那么一股劲,偏要以我中国人的身分去闯开世界各国的大门。”于是,抱着这样的一个信念,周剑生不曾考虑用改换国籍的方式换得旅行的方便,而是一次次用一个中国人的真诚扣开了一扇扇原本紧闭的大门。在两次签证失败后,他曾写信给以拒签率闻名的美国使馆,“……上两次被拒签问题并不在我自己。我有稳定的工作,工资也不低,目的只是旅游,根本就不会想到你们那里去当一个难民。如果你们有这样的顾虑,那是你们想错了。这次我还要申请到贵国旅游,如果你们批,我表示感谢,如果不批,我就只能表示遗憾了。”或许是这种在不卑不亢中流露的执着征服了签证官,周剑生在一周之后拿到了签证。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有人计算过,周剑生在这11年时间里奔波于五大洲近30个国家和地区,行程足以环绕地球80周。登记在册的有代表性的世界遗产被他在这期间拍了个遍。在周剑生的作品面前,人们常常惊叹于他镜头中的世界遗产之美。但他们也许很难想像得到这些作品后面摄影者历经的艰难险阻甚至是惊心动魄。为了节约开支和赶早拍摄,周剑生曾在寒夜的长凳上露宿,也曾在希腊的曼代奥拉被山中的野狗围攻,死里逃生;为了拍摄英格兰巨石的壮观,他在凌晨三点背着器材偷钻铁丝网;而在威尼斯,一个最佳的拍摄角度也曾让他失足落水;危地马拉热带丛林深处步步逼进的老虎吼叫声一度让周剑生丢下设备落荒而逃,但这些让他想起来后怕的经历最终都没有使他停下脚步。当年在兵团吃过的苦一忽儿仿佛都变成了他的本钱,让他坚韧,令他胆大。遭过白眼、尝过暗算,但也感受过人与人之间超越种族与国界的最朴素的友善,周剑生对人生有了更多的感悟。成天与“遗产”打交道也让他对“世界遗产”有了重新的认识——“世界其实就是一个家庭,家里的遗产也都是大家共有的,而并非是某一个国家、某一个地区拿来赚钱的专卖品。走遍了世界,最大的体会就是,每个国家都优秀,每个民族都伟大。尊重自己同时尊重人,人家才会尊重你。这一切,走得多了,就会感悟到了……”。

 

周剑生:勾世界遗产魂魄的专家  (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 撰文/宋奕 摄影、供图/周剑生   编辑:杨飞龙)

 

文章引用自:《中华遗产》杂志9期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