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2006-02-22 21:1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关羽死后,原本只是古代荆州地区独有的厉鬼崇拜,经由隋朝智者大师赋予佛教护法神身份,关羽的威名日高,并逐渐开始走向全国。

 

公元219年的那个冬天,关羽被俘身死。最早祭祀关羽的人,是在成都称帝的刘备。但后世崇拜关羽的现象并不是起源于蜀汉地区,即便是900多年以后在成都建立的后蜀政权,也只是追封诸葛亮和张飞二人为王,唯独没有提到关羽。关羽一生主要在中原和荆襄一带作战,没有到过蜀中,他对蜀国影响最大的,就是把荆州这块重要的根据地给丢了。关羽在蜀汉地区也就没什么威望,死后也没有谁去纪念他。另外,庞德的儿子庞会在随着灭蜀魏军进入四川之际,把关羽的后代全杀了,关羽在蜀中没有后人,四川就更没有人来纪念关羽了。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然而在关羽的丧身之地荆州,他却在鬼神的世界继续存在。在当地的观念里,鬼神还有善恶之分,生前得善终的变成神,冤屈不得善终的则化作厉鬼。关羽北伐时功亏一篑,惨死敌手,死后当然变成满腔怨怒的厉鬼。几件史实的巧合,更激发了人们的想像力:关羽的头颅被送到洛阳曹操手中后,他的这位老冤家当月就死去了;而那个曾装病迷惑关羽的吕蒙则果真一病不起,不久也一命呜呼,死时年仅42岁。关羽生前威震华夏,死后冤魂似乎也威力无边。所以最初民间所供奉的关羽形象,充满了阴森的厉鬼气息。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这些戾气直到三百多年后才消散。公元591年,隋朝刚刚结束另一个战乱时代,一个和尚来到荆州北部埋葬关羽尸身的玉泉山,为关羽的冤魂带来了好运,他就是佛教天台宗的开山之祖,智者大师。他打算在这里建造寺庙弘扬佛法,当然也顺道拜望了山下的关羽陵墓。可是在玉泉山顶建寺弘发并非易事,因为山顶原来是一片积水深潭,施工异常困难。而更大的困难还在于佛教是外来宗教,异域色彩浓烈的经文与佛像对当地百姓而言过于陌生。智者大师知道关羽可以帮助他,当地人们一直把他作为厉鬼来崇拜,而大师本人也出生于荆州地区,了解民众对于关羽的敬畏之情。传说这一天关羽不请自来,但他对370多年前自己惨死的经历怨恨难消,并不愿意出手帮忙。面对关羽冤魂在天空喊着还他的头,智者大师对症下药,一番点化切中要害:你过五关斩六将杀了这么多人,头谁来还呢?于是关羽大彻大悟,自愿放弃厉鬼身份,皈依佛门成为护法神,当然也同意献上玉泉山给智者建庙。

 

唐朝的一块碑文上讲,关羽显圣带领兵将劈开高山,填满深潭,运来木材,在七天七夜内建起了玉泉寺。这个关羽“玉泉显圣”的故事,后来还被作为信史写进中国的佛教典籍《佛祖统纪》。这个故事成功地借助本地鬼神来传播佛教,另一方面,也彻底化解了关羽惨死的厉鬼气息。经过天台宗佛教改造之后,关羽由原来的厉鬼第一次作为正神的形象进入佛教殿堂,至今中国许多佛寺中,仍然供奉关公为护法神。

 

成为佛教护法约二百年后,儒家学者也看中了关羽,他开始陪祀武圣人姜太公享受国祭。后来被宋太祖逐出庙堂,他又活跃于民间艺人的故事中。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唐朝以前,圣人只有一个,即文圣人孔子。到唐朝中期时,又增加了武圣人的封号,但第一位武圣人还不是关羽,而是周朝的开国功臣姜尚。越是征战频繁之时, 武圣姜太公的地位也就越高,到了安史之乱前夕,姜太公的地位已经接近孔子,在祭祀仪制上也仿照孔子的等级规格。古代祭祀圣人时旁边一定要有一些人陪祀,比如孔子就有他的学生子路、子夏、子贡等作为陪祀。而在祭祀姜尚的时候,陪祀的则是一些古代名将,其中就有就有大名鼎鼎的关羽获得同等待遇的,还有他的义弟张飞和他的对手周瑜。关羽既勇猛善战,又有佛教护法的神力,完全符合勇将楷模的标准,而“忠义”的品质更是符合儒家精神理念的要求。于是在身死五百年多以后,被儒家重新塑造的关羽,第一次跻身于国家级祭祀的行列。

 

    随着大唐盛世的覆灭,五代十国的混战年代开始,权臣篡位,父子反目,兄弟相残,改朝换代皇帝登基,像走马灯一样频繁上演。当混乱结束时,又一位皇帝走入破败的武圣庙,他就是大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他先把武圣姜太公的塑像修饰一新,然后调整陪祀队列中的历代武将,将关羽和张飞逐出了姜太公的武圣庙。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最后功业没有成就或没有取得应有的胜利之外,恐怕还有刘备的正统身份问题。刘备自称有汉朝皇室血统,这曾是他号令天下的有力旗帜,但赵匡胤对这套血统论非常反感,因为他与过去的任何一位皇帝都没有血缘关系,刘备的对手曹操也就成为他的好榜样,汉末的三国时期颇似大唐之后的五代十国之乱,赵匡胤因此对曹操推崇倍至。刘备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歧视,殃及关羽也被逐出了武圣庙。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但关羽被朝廷驱逐出庙堂,又进入到民间艺人的故事里。北宋繁荣的都市生活,使民间说唱艺术得到空前发展,戏曲、评书、皮影每天都会在首都汴梁的市井之间定时上演,而三国故事由于繁简得当、情节曲折,则是他们演出的最好题材。说书人这个职业至少在北宋时就有了,那时说书人讲故事,一定要分清忠奸善恶,刘备和曹操到底谁善谁恶,说书人的观点就与赵匡胤大不相同。

 

苏东坡的文章中谈到一次听书的经历,当说书人讲到刘备失败时,听众都眉头紧锁,有的还流下眼泪,而当听到曹操失败时,大家都喜不自禁,手舞足蹈。历史上的曹操和孙权都是一代英雄豪杰,人们唯独青睐刘备关羽一方,这与刘关张三人的卑微出身大有关系。过去的戏曲演员、说唱艺人大都出身于社会底层,跟张飞关羽刘备他们在感情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在他们的作品当中带有这种感情色彩,很自然就把关羽刘备等人作为正面形象来塑造。另一个原因是桃园结义的故事,它讲的是刘关张这三位出身草民的人结成异姓兄弟,生死与共,最终出人头地。这种义气是行走江湖的人们最向往的人际关系。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关羽的事迹,他的这种悲剧性在文艺作品里最能打动人心。北宋文人记录了当时一个小孩子看皮影戏演出,每看到关羽被害时,就会流泪哭泣,请表演者停下。

 

宋徽宗时,这位悲剧英雄的威望引起了道教的注意,关羽在家乡“战胜蚩尤”后开始担任道教神职,国难当头之际又作为军神荣登王位。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北宋后期,宋徽宗热衷于得道成仙,于是道教开始倍受青睐。当时道教分支多如牛毛,为了争取皇帝宠信,各门派间竞争激烈,最后龙虎山的天师道脱颖而出,取得成功的法宝就是关羽。关羽的老家山西解州,自古以来就是中原主要的食盐产地,历代王朝控制盐的专卖权,解州盐池则堪称大宋朝的金库。宋徽宗时,全国总税收的六分之一来自这里,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解池连续八年未产一粒盐,这成了宋徽宗的一块心病。一位道士自告奋勇,要替皇帝解决这个难题,他就是龙虎山天师道掌门人,张继先张天师。

 

今天根据文献判断,当时的河东盐池可能干涸了,并且地表矿有地热资源冒头,湖水像开了锅的粥一样——古人认为这是蚩尤在作怪。上古神话中,黄帝与蚩尤在此地大战,蚩尤战败后,倒地化作盐池。而长达八年的严重灾害,自然使人联想到蚩尤的阴魂再度兴风作浪。张天师几场法事下来,收效甚微。他想起当时民间非常崇拜的关公,于是奏请赵宋皇帝,派关公下凡。对宋徽宗而言,战胜蚩尤有着两重含义:首先是为了保住盐池的财政收入,其次,是因为蚩尤的老对手轩辕黄帝也姓赵,在北宋第三任皇帝时被奉为赵氏的远祖,写入赵宋王朝的神圣家谱,以此来强化皇家的权威。轩辕黄帝的老对手蚩尤再次掀起风波,就是对赵宋王权的挑战,于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在张天师的一手策划下展开厮杀。史书中没有记载关羽是如何与蚩尤开战的,但至今解池边仍保留了一些有纪念意味的地名,隐约的让人感到当年张天师做法的血腥味道。“原王庄”原名冤枉庄,传说当年在麦收午睡时,关羽之魂把村民们的灵魂都招去打仗战死了,打完仗田里边的人都臭了还不了魂了,村子为此叫做冤枉庄。后来因不好听就改成了原王庄。而更冤枉的恐怕还是从善村的村民,从善村原名蚩尤村,据说这里的村民大多是蚩尤的后裔。村里原来什么庙都有,就是没有关公庙。村民们不敬关羽由来已久,用这种方式让后代记住那场闹剧带给他们的诬蔑和冤屈。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解池又恢复产盐,张天师幸运地躲过了一劫,风光无限。而关羽战胜蚩尤,既保住了盐池,又为赵氏家族增添了神圣光环,宋徽宗大喜过望。1104年,他做出一个历代皇帝都未做过的决定——以自己的年号“崇宁”作为封号,以道教的“真君”作为神职,敕封关羽为“崇宁真君”,第一次为关羽增添了道家的神仙色彩。

 

武圣关羽--从神到人的千年历程(节选)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宋徽宗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北方的金国军队已经兵临城下,朝廷急需一位忠勇的军人榜样作为军神以激励将士,关羽再一次成为宋徽宗的救命稻草。在首都汴梁失守之前,宋徽宗连续三次追封关羽,最后一次的封号是“义勇武安王”,这个王的爵位超越了他过去所有的封号,关羽从生前最低级的亭侯,连升数级,荣登王位,迈出了由人转化为神的关键一步。

......

 

 

(撰文·供图/司庆辉    编辑:飞龙)

 

文章引用自:http://www.cnheritage.com更多精彩请参阅中华遗产杂志总第十期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