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遗产:张艺谋的"黄金甲"  

2006-12-27 15:4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遗产:张艺谋的"黄金甲"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张艺谋的最新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又一次热映,以大唐文化为背景的故事叙述,华丽的仿唐服饰,精美的御药房……让我们再次看到了张艺谋对文化遗产的借用和展示。
  纵观张艺谋的电影作品,从使其声名远播的《黄土地》到最新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他拍摄的电影题材或者说最成功的电影都是具有浓郁传统文化特色的作品,比如《黄土地》中的安塞腰鼓,《红高粱》中的酿酒技艺,《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乔家大院,《千里走单骑》中的云南傩戏,等等。毫无疑问,张艺谋是非常善于拿老祖宗留下的“遗产”说事的。至于如何说?说得好不好?看客自有评说。

 

遗产:张艺谋的"黄金甲"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正在热映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像张艺谋的其他电影一样,仍旧以文化遗产为噱头,但这种被商业化精心包装的文化遗产究竟是否真实可信呢?张艺谋影片里表现的所谓传统文化,是根据他的意愿变形后的传统文化,甚至是他自己虚构捏造出来的文化,他是要借表面的绚丽繁复掩饰内在的虚弱苍白。


   在张艺谋的电影中,文化遗产的踪迹随处可寻,那些历史文化、民俗礼仪、地理风光都成了他的电影的重要元素。我们观看一部电影,当然更希望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但是看张艺谋的电影,却发现只是那些华丽的场面、变幻的色彩充斥屏幕,失望之极。如此看来,文化遗产似乎只是张艺谋电影商业化的噱头而已。

一辣天下红
  不可否认,在张艺谋早期的电影中,对于文化遗产的展示是认真的、充满激情的。上世纪80年代初期,由陈凯歌导演、张艺谋摄影的《黄土地》里展示的安塞腰鼓就如一股旋风征服了大量观众。安塞腰鼓是一种有着2000年以上历史的独特的大型民间舞蹈艺术,既是古代激励边关将士冲锋杀敌、浴血奋战的号角,也是将士们征战凯旋的欢迎曲。在《黄土地》中,连绵不绝的黄土地直观地展示在我们眼前,一大群汉子身穿土棉袄,系着腰鼓,擂出暴风骤雨般的鼓点,跳着粗犷狂放的舞蹈。一时间,天地间充满了激情与力量,生命如雷霆万钧,如山崩地裂压顶而来,使一切都变得渺小,只有生命的能量呼啸不已。让人不由得生出感慨,只有这古老厚重的黄土地,才可能孕育和承载这般气势磅礴的安塞腰鼓;而没有这腰鼓,黄土地便只有博大雄浑,缺乏激昂和热烈,缺乏不顾一切的狂野,缺乏真正的、原始的、自然的生命的流露。

除安塞腰鼓外,影片中还有祈雨、嫁女等场面,都是张艺谋极其嗜好的群体性民俗场面。通过这样的激烈的夸张的民俗化展示,张艺谋在调动我们的记忆,唤起了我们的猎奇心理,满足了外国人对异国情调的幻想。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把《黄土地》比做一道大菜,虽然是陈凯歌操大勺,但是张艺谋却往里面撒了一大把民俗文化的辣椒面,《黄土地》能一炮走红,“张氏辣椒”功不可没。

人造噱头
  当现成的传统文化不够用时,张艺谋干脆直接虚构民俗和民俗仪式来增强影片的表现力。以《红高粱》为例,张艺谋不仅虚构出了神乎其神的酿酒方法(恶作剧般往酒篓里撒尿反而酿成了好酒),还专门完整地虚构出了一段“敬酒神”:
罗汉带头将酒碗高举过头,敬一下酒神。然后罗汉发一声丹田之气,高声唱道:
“九月九,酿新酒,
好酒出在咱的手。”
众合唱:“好酒。”
罗汉领唱:“喝了咱的酒哇。”
众:“上下通气不咳嗽。”
罗汉:“喝了咱的酒哇。”
众:“滋阴壮阳嘴不臭……”
罗汉:“喝了咱的酒哇,”
众:“一人敢走青杀口。”
罗汉:“喝了咱的酒”
众:“见了皇帝不磕头。一四七,三六九……”
众:“九九归一跟我走,好酒……好酒,好酒!”

歌唱完,罗汉领头一饮而尽,大家纷纷将空碗摔在酒神像下,哈哈大笑。
事实上,张艺谋的电影中很多民俗仪式性的东西其实不是真正的民俗,而是经过他夸张、变形,甚至干脆就是虚构出来的,他要把这些作为表现手段,服务于电影的情景氛围。这段《敬酒神》曲就是张艺谋人造的噱头。曾经有人撰文说它们是假民俗、假文化,乃至是“做戏外国人看”,这话虽然未免有失偏颇,却也有一定道理。

文化遮羞布
  现在的问题是,张艺谋为何要在他的作品中添加那么多的传统文化特别是民俗仪式?
如果说是基于对传统文化和民族艺术的关注和热爱,那是过于夸耀了。在展现部分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把传统文化当作装点门面的招牌或许说得通。说到底,扛摄像机出身的张艺谋,永远也摆脱不了对于造型和色彩的偏爱。以“大红灯笼”为例,张艺谋曾经专门做过解释:“我在把小说改编成电影时加进这些造型性东西,是为了尽量使形象趋于视觉化……如果没有‘红灯笼’,影片的故事就不能完成。”这些话绝对是言过其实。没有红灯笼,这个故事照样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张艺谋需要大红灯笼这个道具,营造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弥补他在叙事、内涵等方面的缺陷,这才是他热衷“文化”的根本出发点。
 
遗产:张艺谋的"黄金甲"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第五代导演普遍的缺陷,是缺乏讲故事的才能,张艺谋不幸也有这些问题。他可以做出很有冲击性的画面,可以虚构出许多本不存在的民俗仪式,但他却无法生动有趣地讲述一个故事。他之所以要在电影中掺入大量的传统文化因素,开始可能是为了扬长补避短,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叙事、深度等方面的缺陷,到后来却成了习惯性的偷懒。

或者可以直接地说,张艺谋是拿传统文化遮丑。但再遮丑,丑毕竟还在。张艺谋喜欢“强烈”,他不仅喜欢强烈的画面色彩与构图,也喜欢把影片中的人物命运的悲剧弄出更强烈的效果。借助那些或真或假的传统文化和民俗仪式,他达到了“强烈”的目标,却往往失之于肤浅。仍以《活着》为例,小说原著中,福贵最终与一条牛相依为命,他给那条牛也起名叫福贵,以示人与牛同“福”共“贵”,这是一种蚀骨的孤独,是一种透彻的达观。但张艺谋影片中的福贵却玩起了皮影戏,等于将福贵的“另一半”给取消了,如此,电影是够“强烈”,却没了孤独而只有热闹,没了达观而唯余痛苦。

遗产“依赖症”
张艺谋的最新大片《满城尽带黄金甲》,再次祭起“弘扬传统文化”这一法宝。
这部新片的故事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它改编自曹禺的经典话剧《雷雨》,基本情节几乎是人人皆知的,构不成什么悬念。张艺谋只能再次从所谓的“传统文化”上做文章。它把电影背景放在唐代,因为这样更容易表现所谓的中国文化。周润发身上价值百万的龙袍,遍布五彩宫灯和瑰色柱子的奢华宫殿,几百名宫女同时换装时金色迅速换成绿色带来的视觉冲击……这就是张艺谋所要展现的所谓大唐文化,与其说是在展示,还不如说是为了满足张艺谋的造型偏执。
 
遗产:张艺谋的"黄金甲"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宣传片里津津乐道说,中药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道具。为了强化草药的视觉效果,张艺谋不仅对演员端药的姿势严格要求,就连每种道具的设计都要精益求精,甚至连建造一个御药房的布景,投资就超过百万元。而周润发饰演的大王的个性就表现在中药里,大王患有严重的腰痛病,为了突出这个细节,导演专门设计了这样一个场景,让大王享受独一无二的中药桑拿。那些水气缭绕的逼真效果,是工作人员反复试验,用热水壶加咖啡豆煮出来的效果,张艺谋强调说:“台词对药和药的使用有双关的意思,我们要拿药讲一切……”
 
遗产:张艺谋的"黄金甲"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要拿药讲一切”,让我们不禁想起张艺谋说的“红灯笼”。没有红灯笼,没有中药,没有所谓的传统文化,张艺谋就无法完成他的故事,无法完成他的电影。我们再次悲哀地看到,如果不让张艺谋在电影中加入传统文化元素,他就六神无主,无法拍出好看的、吸引人的电影。张艺谋已经生病了,他的病症就是文化遗产“依赖症”。
张艺谋大吹特吹自己电影里的所谓“传统文化”(尽管这传统文化的可靠性也大有可怀疑之处),而对电影的其他元素,如故事手法、人性开拓、人文关怀、思想内涵、审美趣味等方面避而不谈。为什么呢?因为他的电影在这些方面本来就先天不足,自己宣扬,岂不是给自己添堵。而宣扬传统文化就不同了,不仅可以避重就轻,高举“弘扬”的旗帜,还能够吸引更多人尤其是西方人的目光,获得更好的商业价值。所以,张艺谋并不是在展现和弘扬传统文化,而是在利用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之于他,不过是商业化的手段和炒作的噱头。
 
(撰文/李平  供图/新画面)

文章引用自:中华遗产杂志社200701特别策划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