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中国遗产热的冷思考  

2007-01-31 13:4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物质遗产热度更高

   根据文化部2006年5月公布的资料,中国的文化遗产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是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文物,包括可移动文物和不可移动文物。目前中国内地已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近40万处,共有馆藏各类可移动文物约2000万件(套)。物质遗产中,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共31处。而中国等待进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自然和文化遗产,恐怕排到100年后也排不完。
   2006年,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计518个项目,其中,昆曲艺术、古琴艺术、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与蒙古联合申报的蒙古族长调民歌进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在全世界90个代表作中,中国拥有4项。
   致力于文化遗产研究的《中华遗产》杂志主编夏骏先生说,之所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出现空前的热潮,是因为在过去的很长时间,我们所做的大多是文化和自然遗产,也就是物质遗产。而非物质遗产是这几年比较新鲜的一个概念。又因为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在民间有更深的群众基础,与百姓的生活关联较大,所以也更容易受到重视。
   那么,什么是非物质遗产呢?1998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提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形式包括:语言、文学、音乐、舞蹈、游戏、神话、礼仪、习俗、手工艺、建筑以及其他艺术。而在具体申报方面,教科文组织实行限额制,规定每2年宣布一批代表作(双年申报,单年宣布),每个国家每批只能申报一项,鼓励多国联合申报,多国联合申报不受名额限制。

物质文化遗产不可急功近利

   任何申遗都是为了保护遗产,那么各地涌现的申遗热情理应给予肯定,然而,必须警惕的是,在所谓的重视背后暗藏的是急功近利。《中华遗产》杂志主编夏骏提醒大家,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了。
   首先,我们列举一组相关数据:山西平遥在申报世界遗产之前的1996年,每年国内游客只有10万人次,门票收入104万元,旅游综合收入1250万元;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之后的2000年,这几项收入分别猛增为63万人次、780万元、7800万元,分别是1996年的6.3倍、7.5倍和6.2倍。就连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的江苏周庄每年游客也有150万人,旅游业及其相关收入达到4.2亿元。这使许多地方政府恍然大悟,原来世界遗产这块招牌有如此巨大的含金量。于是,许多遗产地的官员们表现出强烈的急功近利思想。本来保护是申遗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但在许多地方,保护已经降到了从属地位。如果遗产和旅游不搭界,如果遗产不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我们的许多地方还会这样热衷于申遗吗?
   有人尖锐地指出,当申遗成功之后,一旦摇钱树、聚宝盆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被加到世界遗产的头上时,也就成了它们被破坏的开始。中国的世界遗产地不断传来另外一种声音:武当山遇真宫主殿被焚毁,大佛旁塑建“巴米扬大佛”,平遥古城城墙倒塌,北京周口店遗址坍塌过半面临除名的危险。
   世界遗产并不是终身制的,如果保护不善,将有可能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可能被取消世界遗产资格。如今上了这个黑名单的有40处,包括大名鼎鼎的柬埔寨的吴哥窟、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等。虽然中国目前没有被列入该名单的世界遗产,但这个警钟一直悬挂在我们的头上。
   保护工作能否做好,地方决策者是很关键的因素。重庆大足石刻、山西平遥古城和安徽皖南古村落的成功先例,以及申遗成功所带来的巨额经济效益,让各类石窟、古城、民居都跃跃欲试。不少地方,甚至为了申遗去造假,伪造古迹。
   还有的地方领导明显不懂文化遗产的价值,更不懂应该怎样保护,于是他们的所谓“好心”反而办了坏事。2005年,甘肃省某市有个农民投资80多万元,“修复”了一段明长城,专家认为这段“现代长城”严重破坏了长城的历史原貌,而当地人将其视为义举而大力支持。
   再比如遵义会议旧址原来处在许多旧民居住宅的包围之中,但当地为了突出保护旧址,把周围的房屋都拆掉了,还配上了灯光和绿地。
   有专家尖锐地指出,这些决策者表面上似不懂,但实际上,可能是经济利益和地方官员政绩的双重诉求,导致了这样的破坏行为频频出现。
   一个疑问摆在我们面前,如果没有《世界遗产名录》,我们将会怎样对待自己的遗产?

申遗不是儿戏  要充分了解

   而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在认识上还存在很多误区。比如这段时间吵得很热闹的风水申遗以及北京土话申遗。“操作者都还不了解申遗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拿申遗来说事儿的”。
   申遗不是那么简单的,严格说来,申遗应该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遗产公约》规定,世界各个民族民间文化遗产要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具有历史、文化、科学价值;处于濒危状态;有完整的保护计划。
   以风水为例,“风水作为中华文化中的一个内容,是阐释人类与自然相处的位置关系,当然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比如说,沙发如果靠窗户摆放,可能会着凉,这是科学。但如果他们说沙发怎么摆就会导致全家的伤病,这就不正确了。民间有一些人以风水为生计,把风水给夸大了,导致其庸俗化和妖魔化,”夏骏说。
   北京土话的价值也存在被夸大的现象,不是说北京土话不重要,而是其重要程度远远未达到成为世界遗产的高度。如果作为民俗文化,有人感兴趣,怎么研究都不为过,但是世界遗产是需要128个国家投票决定的,全世界范围内有成千上万个遗产都在排队等候,要对人类有重要价值的才有成功的可能。北京土话级别还不够,恐怕连候补名单都进入不了。“申着玩还可以”。
   夏骏认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所以规定,一个国家一年才能申报一项自然遗产和一项非物质遗产,一定要严格精选,就是考虑到世界遗产是要消耗大量的社会资源,维护的成本其实是很高的,如果什么都可以申遗,那么地球上恐怕都是老房子了。”
   “另外,风水和北京土话等方言一样,都不属于濒危状态,就像春节,虽然很多人也主张春节申遗,但恐怕也是通不过的,无论如何,这些文化在民间还有非常强大的生命力,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消亡的。”
   而且,这样的文化项目也很难拿出完整的保护计划来。

■探 讨

非物质文化申遗制度还不完善

   目前,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遗工作,我国已经建立四级名录体系,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由国务院批准和公布,省、市、县级名录由同级政府批准公布,并报上一级政府备案。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代表作项目,应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评审产生。
   但是,具体的工作中仍然存在一些复杂的问题。比如,北京市刚刚公布了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就有昆曲;而众所周知,昆曲早就成为世界级的“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那么,现在这个市级的遗产又有什么意义呢?
   还有,浙江海宁皮影被列入了2006年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可是皮影这种民间艺术,不只海宁才有,中国境内很多省份也有,难道只有海宁的才算是国家文化遗产,其他的皮影就不是了吗?
   所以,夏骏先生指出,目前我国申遗工作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缺乏合理的组织安排,没有规范的制度建设,没有形成法律的有力约束。仅有四级名录体系是不够的,从文化遗产的产生、评审到监督、取消,都应该建立一套正规的、成体系的制度,这是申遗工作顺利进行的保证。

  评论这张
 
阅读(117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