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北京大学何以成为拆毁文物的先锋?  

2007-08-24 12:5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北大南校门区域的27号楼开始拆建,引发“北大涉嫌破坏文物古建筑”的质疑。北大发出声明强调,根据北京市文物局审批通过的《未名湖燕园建筑文物保护总体规划》,南门内的原作为学生宿舍和教师周转房使用的16-27号楼不属于文物建筑。这几栋筒子楼建于上世纪50年代,已经过了经济使用期,国家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鉴定为“存在多种严重安全隐患,建议停止使用,拆除重建”的危房……
   这不禁让我回想起2006年由于北京大学将要在校园中进行自迁入燕园以来最大规模的拆迁行动而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事件。
   北京大学于1952年搬到了现在的校址燕园(原燕京大学校址)。同时,镜春园、蔚秀园先后划入新校的范围,又购入了毗邻的朗润园和承泽园。朗润园和镜春园原为宫廷式建筑,是清代八大古园遗址中的两园。前者曾为清朝的亲王府,住过道光帝第六子恭亲王奕欣等亲王。后者原为圆明园附属园林之一,住过乾隆宠臣及道光帝第四女寿安固伦公主等人。全斋则是当年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1920年所建的“德才均备体健全”的七斋之一。
   经过几百年的风雨沧桑,这些园林中的部分建筑还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朗润园是几个园中保存最好的一个,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就住在这里。季先生曾在文章中写道:“此地有茂林修竹,绿水环绕,还有几座土山点缀其间。风光无疑是绝妙的。”“有山,有水,有树,有竹,有鸟,每逢望夜,一轮当空,月光闪耀于碧波之上,上下空朦,一碧数顷,而且荷香远溢,宿鸟幽鸣,真不能不说是赏月胜地。荷塘月色的奇境,就在我的窗外。”
   就在当时北京海淀区建设委员会发布了拆迁公示,称北大的拆迁范围为东至科技园西路围墙,南至镜春路,西至红湖东岸,北至清华西路围墙。这意味着未名湖以北的朗润园、镜春园和全斋区域内的平房将面临被拆除的命运。拆迁后的原址将建设北京数学国际研究中心。这个中心是北京大学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重点工程,也是国家重要人才引进和重点学科建设的工程。
   在将要被拆迁的区域,我们可以看见一些后建的小砖瓦房夹杂在古朴的院落中,显得有些零乱,只有小路旁一丛丛挺拔的竹子,给稍显荒败的冬日增添了不少的生机。在20世纪50年代,这里还是湖水环绕,房屋基本上保持原状。可是在“文革”中,许多房子被拆毁,新建了一些砖房,破坏了原有的风貌。眼下,拆迁的区域约有150家住户,使用公共厕所,也无管道煤气,对于居住在这里的北大职工来讲生活确实有不便。但是,多数人却对这里的环境表现出留恋,并且对他们今后住居的去向表示出很大担忧。其实,这里所面临的问题与北京城内现存的四合院一样,就需要我们考虑如何合理安置居民,做好科学规划。
   我们就此事也询问了北大的一些教师,他们说虽早有耳闻,但是对整个事件的内幕并不太清楚。据说,是投资方要求把数学中心建在这个位置上的。虽然北大有关负责人声称,此举只拆破旧平房,涉及拆迁区域内的景观和古建筑不会消失,并表示“新建的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建筑风格也将与北大的整体景观相协调”,但这种说法听起来多少有些勉强。因为,北大在拆迁公示上并没有讲明会保持原状,也没有做广泛的民意调查,整个操作过程仍未有相当的透明度。


   在2006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中规定,相关重大建设项目,必须建立公示制度,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北京大学作为中国高校和教育的代表,应该为此做出典范。


   一个时期以来,我国的城市建设弥漫着一种令人担忧的风气,求大求新求异求洋,包括大学的校园建设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我国另一所名校上海复旦大学,就在校园中赫然耸立起两座大厦,破坏了整个校园的文化景观,使人为之扼腕。联想到这些,我们对于北京大学目前拆迁的担忧是不无道理的。
   当然,任何建筑都是为人所服务的,我们不可能只为了视觉或风景上的美而忽略其功用性。但是,这三处遗存作为见证了北大发展以及中国教育的历史证明,其价值不容忽视。我们应该相当审慎地对待它们,特别是在其功能的改造上,应该多做考证和调查。北大在百年校庆时,对有些古旧建筑进行了粉刷,可能是所用材料和修复时的设计等原因,实际效果并不好,像是在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脸上涂抹了一层劣质的胭脂,反而损害了其原有的风貌。
   当我们穿走在这几个旧园子的时候,一些人也在附近拍照留影。由于还未正式开学,整个校园显得比较安静。只有依然封冻的未名湖上,有不少人在嬉戏滑冰。在乍暖还寒的初春的夕阳下,那隐隐传来的欢笑声和古园屋脊上瑟瑟的荒草交织成一幅独特的风景。常听人感叹“江山依旧,物是人非”,如今看来,很多地方都是人非物亦非了。
   北大拆掉旧园子用来做什么是决策者的事情,我们并不希望这几座老园子成为北大迈向世界一流大学进程中的障碍。可是,反过来讲,如何拆园,不也正检验着北大是否具备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素质吗?

 

 

来源:《中华遗产》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