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康熙帝为何疯狂地培植水稻?  

2008-05-23 15:3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现代科学家中,我最佩服的是袁隆平。原因很简单,他的科学成果能够直接解决不断增长着的人口最基本的需求——吃饱肚子。20世纪60年代以来,袁隆平的科研成果使中国在矮杆水稻、杂交水稻育种和超级杂交水稻育种上三次领先于世界水平。前两阶段的科研成果在中国推广后,中国水稻单产从400公斤左右提高到600公斤左右,在近20年内为全国增产粮食3000多亿公斤。70年代初,袁隆平发表了水稻有杂交优势的观点,打破了世界性的自花授粉作物育种的禁区。国际上的同行们称袁隆平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现在袁教授的科研成果亩产已突破了800公斤。在一次电视节目访谈中,袁教授表示他很有信心将杂交水稻亩产提高到900公斤,这对于一个有着超过13亿人口的中国来说,不啻为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毕竟粮食是直接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
 康熙帝为何疯狂地培植水稻?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耕织图)
   说起水稻栽培,不由让我想起了康煕皇帝。康熙四十六年(1707),康熙帝南行巡察河工。途中,他在皇子胤祉的奏折上,兴冲冲地批注了高邮、镇江、苏州三处的“粮价单”。记得很细:包括三处的黑豆、黄豆、绿豆、上白米、中白米、下白米、上江米、中江米、下江米、芝麻、大麦、小麦、碗豆、白面、陈灿米、银两等项,并注明了要“阿哥看”。
   柴米油盐,虽是很小的事情,但攸关国计民生。如果说在奏折上批注,是康熙的一个办公习惯,那么在奏折上注写粮价,则说明了他对粮价的重视。其实,从康熙中期起,他就要求亲信在给自己的密折中,一定要写进地方粮价与雨雪的情况。自此以后,雨雪与粮价便成了康熙朝密折的一个主要内容。
 康熙四十八年(1709)二月,康熙在江宁织造曹寅所上的密折中朱批:“知道了,江南米价,有人来必入奏折奏闻。”
   康煕是个好琢磨的人,农桑是他的心事。康煕五十一年(1712),康煕曾对大学士等说:“自古人主,多大厌闻盗贼水旱之事,殊不知不凡事由微至巨。豫知而备之,则易于措办。所以朕于各省大小事务,惟欲速闻之也。即如各省来京之人,从福建来者,朕以浙江米价询之;自江南来者,朕以山东米价询之。伊等系经过之地,必据实陈奏。即彼省大吏,知不可隐,亦皆实奏。米价既已悉知,则年岁之丰欠,亦可知矣。”
   除了大量的报雨雪粮价的朱批奏折(据统计康煕时期近50%的奏折与雨雪粮价等农桑有关)外,在他的御制诗文里,也出现了大量有关的内容。
    康熙帝为何疯狂地培植水稻?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清朝时期的农耕场面)
 康煕时期,西方世界已进入工业革命时期,而大清帝国,依然以个体小农经济占主导地位。据统计:康煕五十年(1711)前后,全国每年财政总收入3385多万两,其中盐课及关差银仅600万两,占全年总收入的17.7%;其余全是地丁税,为2785万余两,占全年总收入的82.3%。由此可见,农桑不仅是百姓的衣食之源,而且也是国家的经济命脉,难怪康煕如此重视。
    与历代帝王相比,康煕有一个特点——他喜欢亲身体验、学习研究。康熙很憧憬汉初的文、景之治,没事他就拿着文、景两帝的《劝农诏》《令天下务农桑诏》《劝农桑诏》等来回反复地阅读与思考。《庭训格言》曾记载他说:“朕自幼喜欢观稼穑。秘得各方五谷、菜蔬之种,必种之,以观其收获。诚欲广布于民生,或有禆益也。”康熙曾将南方的青竹移到禁苑试种,因北地气寒,“非保护得宜,即难艺植。经过精心培育,居然成活繁衍。经30余年,竟延至数亩之广,其围到八寸,直径二寸五分。”此外,他还把长白山的人参移植于禁苑盆中栽种,并将哈密的白、绿、紫色葡萄引种于北京。有时他还命大臣们参观这些成果,说:“北方地寒风高,无如此大竹。此系朕亲视栽植,每年培养得法,所以如许长大。由此观之,天下无不可养成之物也。”
   康煕注意平时观察。《康煕政要》卷十九记载——康熙南巡时,在江浙,见舟中满载猪毛、鸡毛。问其用途,说是运往福建,因福建稻田以山泉灌溉,泉水寒凉,用此则禾苗茂盛,亦得早熟。康煕回京后,为了摸索在北方推广水稻种植的经验,他在西苑(今中南海)新建丰泽园,作为实验基地。“治田数畦,环以溪水,阡陌井然在目,桔槔之声盈耳,岁收嘉禾数十钟。垅畔树桑,旁列蚕舍,浴茧缫丝。”万几余暇“于此劝课农桑,或亲御耒耜”,进行科学实验。《康煕几暇格物编》之《御稻米》篇中记载过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年的六月下旬,水稻刚刚出穗,康煕沿着田埂察看,忽然见一棵稻穗比别的都高,结实丰满。本来这片稻田种的是新疆玉田稻种,要到农历九月才能成熟。现在,有一棵稻子提前60余天,在六月就早熟了。这使康熙喜出望外。于是,康熙把它作为种子加以收藏,到第二年试种,观察它是否早熟,果然又在六月成熟,比一般的水稻早两三个月成熟。“从此生生不已,岁取千百”,开始广泛试种,终于培育出了早熟新稻种,取名“御稻米”。史载,这种米“色微红而粒长,气香而味腴”。康煕心中充满自豪,说:“今御稻不待远求,生于禁苑,与古之雀衔天雨者无异。朕每饭时,尝愿与天下群黎共此嘉谷也。”
  康熙帝为何疯狂地培植水稻?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康熙朝土地买卖契约)

   由于康煕的示范作用,一些地方大臣也开始上行下效。康煕三十七年(1698),直隶总督李光地上疏请求在直隶开垦水田。康煕认为“水田不可轻举”,因为北方水土不同于南方,水难以积蓄。康煕四十二年(1703),清政府兴建热河行宫,御稻种首先被移植到承德避暑山庄。康煕在庄内开辟大片水田试种,获得成功,此举改写了长城以北不能种稻的历史。据康熙回忆:“山庄稻田所收,每岁避暑用之尚有盈余。”承德试种成功后,康熙四十三年(1704),天津总兵官蓝理题请在天津等处开垦水田。此时永定河已经治理,直隶水利状况脾性改善,于是康煕同意加以考虑:“天津沿海斥卤地方,又非民田。今蓝理请开水田,著交部议奏。”后经奏准,从翌年起,由蓝理在天津试种水稻。康煕四十五年(1706),天津插殃100顷,收水稻万余石。经过十几年的试种,到康熙五十三年(1714),康熙帝又决定向大江南北推广,意欲发展双季稻。康熙认为,南方气候温暖,稻谷成熟必早于北方,“夏秋之交,麦禾不接,得次早稻,利民非小。若更一岁两种,则亩有倍石之收,将来盖藏渐可充实矣。”康煕首先把一石御稻种发给苏州织造李煦、江宁织造曹寅,令他们双季连作。江南农民对御稻“无不欢忭踊跃,传为异宝。凡有田产之家,俱闻风求种。”康熙看了非常兴奋,特指示:“此种须广布江南,以便民生才好。不可花费吃用!”康煕期望很大,曾作《早稻诗》云:
 紫芒半顷绿荫荫,最爱先时御稻深。若使炎方多广布,可能两次见稻针。
    但由于李煦与曹寅试种时间不对及技术操作不当等原因,试种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第二年,康煕专门派水稻专家、老农李英贵到苏州去做现场指导,结果大获成功。第一季与其它稻种亩产相同,第二季产量大幅提高。我国南方过去双季稻是以糯和粳连作。而康煕发展了水稻双季连作制,并首创了同种粳稻双季连作制。两年后,两种御稻双季连作,传播到江苏、浙江、安徽及江西等地。
   康熙对水稻的种植可谓是一往深情。在他的诗中,对水稻的育种、拔秧、插秧、收刈、拾穗等全过程都有具体的描写,都抱有执著的追求和深切的渴望。虽然他的诗句还算不上是非凡的佳作,但它贴近生活,有泥土气味,比某些文人在书斋里凭想象来撰写诗文更富有生活气息,耐人玩味。
   总之,康熙与水稻的关系相当密切,这在17世纪乃至近代以前,不但在中国前无古人,在世界上也无与伦比。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吃饭从来都是国计民生的最大问题。宋代何承矩、明代徐光启等人虽然曾在北方开田种稻,但都没有越过京津地区。康熙的贡献,一是把水稻的种植推进到了长城以北,二是在南方推广连作双季稻。他晚年时,热河避暑山庄已成了皇家庄稼园。康煕在《刈麦记》中记载山庄内“今百谷齐成,与内地相似,不过迟十数日而已,故种麦者颇蕃。山庄苑内,麦、谷、黍、稻皆寓焉。”而年老的康煕,每每扶杖而阅耕种,临畦而观刈获时,他总是高兴地说:“苍颜野老共庆有秋,黄口稚子无悉乏食。此朕一时之真乐也。”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