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康有为集团炮制大清“国家宝藏”的真相  

2008-10-30 21:5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百一十年前,也就是1898年(农历戊戌年),随着西方列强的瓜分侵略是益严重,清政府腐败无能,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中。受日本“明治维新”运动的启发,以康有为为首的改良主义者,开始宣传维新改革,在变法主张的影响下,光绪皇帝开始进行政治体制的变革,希望中国走上君主立宪的近代化道路。主要内容是:学习西方,提倡科学文化,改革政治、教育制度,发展农、工、商业等。这次运动遭到以禧太后为首的守旧派的强烈反对,这年9月慈禧太后等发动政变,光绪被囚,维新派遭捕杀或逃亡国外。历时仅一百零三天的变法终于失败。史称叫戊戌变法。

就在袁世凯告密,慈禧太后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八月初六日(921日)突然发动“戊戌政变”,将光绪皇帝囚禁在中南海的瀛台的前一天,变法维新运动的重要人物杨深秀(后来被慈禧下令斩首的“戊戌六君子”之一)给光绪皇帝上过一个秘密奏片——“奏为密陈搜求贺明园高宗纯皇帝窖存金银大济急需事”。

                    康有为集团炮制大清“国家宝藏”的真相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杨深秀在奏片提到:“近者欲练精兵,须备饷项。大农仰屋,杼柚告空,报效捐输已成弩末,厘金关税,起色无期。”直接批露了当时维新变法派面临的窘境,由于实权还掌握在慈禧为首的守旧派手中,即使是光绪皇帝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持。而后,他突然笔峰一转,说他偶然想起“前闻我高宗纯皇帝修圆明园之初,尝于殿座下之下存有黄金纹银各地窑,年久遂不知处。前数年大学士福锟兼内务府大臣时,曾有老苑户年八十余岁,确知窖藏处所,……”,不过,他又说此时那个老苑户已死无对证。

此时,已是变法危急关头,杨深秀上这么一个关于子虚乌有“国家宝藏”的秘密奏片,叫人摸清头脑。是因为维新派病急乱投医,维新派们出现了幻觉,还是别有他意?当然肯定不是在搞笑!

长期以来,关于这个“国家宝藏”。一直流传着各种的版本:流行较广的是:186010月,英法联军侵入北京,洗劫之后,一把火烧了圆明园。此后不断传出消息圆明园并没有被洗净劫空,尤其它的地下,有深宫密藏的珍宝。可怜光绪皇帝手中没有实权,无法武装训练自己的新军,于是谋臣们就想到了这个一直流传着的传说。

   不过,近来有人研究,得出了另一个更惊人的结论,认为这个“国家宝藏”,当时就是维新派们设计出的一个阴谋。

康有为集团炮制大清“国家宝藏”的真相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杨深秀给光绪上的秘密奏片——“奏为密陈搜求贺明园高宗纯皇帝窖存金银大济急需事”的影印件)

他们援引18981115日的一份《申报》,,发现过这样一段文字(译文):北京朋友来信说:一八九八年九月十九日(根据考证,应为二十日,政变前一日),现已经被处死的谋反罪犯杨深秀上疏奏称,圆明园的地下,多处都有金窖,清皇上准募三百人,在九月二十三日(政变后第三日,慈禧宣布训政日)入内挖取。北京人都很惊讶,认为是奇异的事情。其实这是杨深秀与康有为、谭嗣同等罪犯同样谋反的征据罢了。
  
通过这个线索,联想到当时前后发生的一系列怪事,不能不使人怀疑:这是维新派一次重大军事行动的一个掩护:派军队去圆明园挖寻“国家宝藏”,目的是为了派军队前往颐和园,为围捕慈禧太后做准备。

事件的大致线索或许如下:

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初二日(1898918),也就是政变前四日,谭嗣同夜访袁世凯,带去了杨锐所奉墨笔抄录的光绪皇帝的“密诏”。由于上面没有明确的“围颐和园”的谕旨,因此,袁世凯认为不能奉命。谭嗣同就说,等到后天(9月20,政变前一日),袁世凯到皇上那里请训,皇上就会交给袁世凯一份“按计划行事”的朱谕。

康有为集团炮制大清“国家宝藏”的真相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维新派当然知道,皇上是决不会给袁世凯这样的谕旨的。于是,他们就决定以雇工挖金窖为名,让皇上调袁世凯军人京。
  于是康有为嘱杨深秀草拟奏折,以挖金窖为名,调袁世凯军入京。而且特别指明:请准募工三百人,于923(政变后第三日,维新派肯定没想到政变会这么快就发生)进京挖取。按照惯例,光绪一定会让新任命的军机四章京议决此事,这四个军机章京谭嗣同都是光绪皇帝才任命的维新派,自然会建议光绪,在920日召见袁世凯时,责成袁世凯派兵三百人来北京“挖金窖”。等到袁世凯兵到圆明园,即可直插颐和园。届时,生米已做成熟饭,即使光绪皇帝察觉,也来不及阻止拘捕慈禧的既成事实。
  由于此前谭嗣同曾对袁世凯说:“你请训时,皇上一定会给你一道按计划行事的朱谕。”则袁世凯只要看到这样一份光绪皇帝给他的让他派兵来北京“挖金窖”的手谕,那么,袁世凯一定会“意会”到:这一道“挖金窖”的上谕,那就是谭嗣同说的让他来“以兵围颐和园”的圣旨,只是事涉绝密,光绪皇帝“调兵”的真正目的不便在上谕中说明罢了。这样,袁世凯就一定会按照维新派在十八日制定的原计划行事了。
  维新派的如意算盘是:一方面,要让光绪皇帝不怀疑“挖金窖”的真正意图;一方面又要让袁世凯“意会”到“挖金窖”的真正意图,是个“一石二鸟”的计谋。其关键之处是:光绪皇帝必须给袁世凯这样一份“挖金窖”的谕旨。
  康有为等分析认为,这份谕旨,光绪皇帝会给袁世凯的。
  “挖金窖”奏折由杨深秀来上,因为在戊戌年,杨深秀所拟的折子,如康有为代拟的《请定国是折》及《请奖陈宝箴》等折,光绪皇帝都批准了,没有一个不批准。可见皇上对杨深秀是信任的,不会怀疑他的折子里会有什么不利于他的企图。因此,这一道奏折光绪也一定会批准。
  其次,这份折子一定会著交军机四卿议决,那么,便正好撞在四卿中康党的枪口上,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建议”,让袁世凯的士兵来“挖金窖”。在明清两代,朝廷常用军人做工。而从九月十六日(政变前六日)起,袁世凯已奉光绪之命,专管练兵事务。于是,不必通过荣禄,直接调动袁世凯军来“挖金窖”,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既然如此便捷,那么康有为认定“调袁世凯兵”的建议,也会被光绪皇帝批准。
  杨深秀的奏片就这样上了。那么,光绪皇帝是否批准呢?或者说:916日,袁世凯请训时,光绪皇帝是否给了袁世凯一道“进京挖金窖”的手谕呢?
  大多数人认为一定是给了。当然,袁世凯的《戊戌日记》打死也不会承认光绪给了他一道《密诏》。如果给了而他没有遵从,那是“大逆”。因此他不敢提。
  袁世凯在《戊戌日记》中说,他在谭嗣同夜访他后,“思于上前有所补救”。仔细玩味这句话,则似916日袁世凯可能接到一个与新党杨深秀的“挖金窖”附片内容相合的上谕,使袁世凯不得不相信康党的图谋。
  然而,他接到的毕竟是“挖金窖”的谕旨,袁世凯虽然按照康有为们的设想,“意会”到这是皇帝让他“围颐和园”的意思,但天威咫尺,袁世凯是不敢明说的。因此袁世凯才装聋作哑含含混混地说了一通什么母慈子孝的话,并用推荐张之洞来婉转地促请光绪改变其决定。
  康有为《自编年谱》也说,光绪确实给了袁世凯一份“密诏”。
  梁启超《戊戌政变记》卷二也提到:916日皇上的谕旨,是专门赐给袁世凯的。梁听说退朝后,袁世凯曾对别人说:“皇上如果命令我去练兵,我不敢不奉诏,如果是其他的事情,那可不是我敢知道的啊!”
  因此人们严重怀疑:这个“其他的事情”,应该是指杨深秀“附片”所载的袁世凯应该“会意”的内容。
  也许,在袁世凯“奉诏”事,一度真犹豫过。只是后来杨崇伊的《请太后训政折》于918(政变前四日)秘密到达慈禧手中。而后荣禄与杨崇伊等都对袁世凯摊了底牌。袁世凯见大势已去,当然等不到杨深秀折片中规定的“挖金窖”行动的定期——923日。于是他向慈禧告了秘,出卖了光绪等维新党人。
  世传:袁世凯告密后有一事从不承认,可能就是这份光绪给他的“挖金窖”的手谕。
  政变后,慈禧可能因此怀疑过光绪同谋,但对外国公使及中国臣民来说,仅此一证据(上面仅仅是“挖金窖”而已)并不能使人信服,另外谭嗣同带去的“手谕”是杨锐手抄的墨书副本,并不是光绪的笔迹(皇帝上谕一般是朱笔)。因此太后不能将光绪此一手谕宣布,并以此作为光绪的罪状。
  毫无疑问,“密诏”中肯定没有“锢后杀荣禄、太后”的内容,否则,慈禧可以理直气壮,明白将其宣布,以光绪逆伦而将光绪废掉。
  而且,“密诏”中所讲“挖金窖”的建议,慈禧一定记在了心,并很容易据此查出,与这一上谕相配合的杨深秀的奏片。杨深秀之被捕被杀,大约此也是其重要原因之一。否则,他也许不会被列名必死的“六君子”之中,而且排名第二。另外,杨深秀是御史,与谭嗣同等四军机章京不一样,未能参与维党核心机密,康有为关于挖金窖的阴谋,杨深秀本人也许并不知情。像曾经发生过的一样,那附片仍是康有为代写的。倘真如此,杨深秀真是死得糊里又糊涂
  总之以上的线索越说越复杂,当然还有一些悬念待解,但就其发展来说已极近好莱坞大片的情节了。

也许,哪天有人真会据此写出个中国版的《国家宝藏》来,也难说。

 

(撰文/胡忠良,来源:《中华遗产》 杂志,更多内容请阅读《中华遗产》杂志,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康有为集团炮制大清“国家宝藏”的真相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中华遗产杂志11月刊精彩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请阅读《中华遗产》杂志11月刊,欢迎登陆http://cng.dili360.com/ch/垂询!咨询电话:010-64847241,64879277)

 

特别策划

谜雾重重 青花幕后

   元青花——史上最具争议瓷器,它真的存在吗?鉴定专家心目中的存世元青花到底有多少件?还有多少民间收藏的元青花等待我们确认?让我们一起揭幕元青花的存伪之争,探究元青花的下落。

 

元青花考察记

总览中国陶瓷史,专家普遍认为元青花的出现是中国制瓷工艺划时代的事件。本文作者对被鉴定专家普遍认同的元青花做了较全面的梳理,对存世元青花展开了一次清点行动。

撰文/杨俊艳 摄影/王凯

 

在天价的元青花背后

自50年代“元青花”一词横空出世以来,对它的争议就从来没有中断过。有人对“至正型”元青花标准器的真伪提出了质疑,它事关元青花的存在与否。这催生了本刊记者的采访与调查。结论怎样呢?

撰文/王可 摄影/王凯

 

元青花有民藏和国藏之分

中国民间到底有没有元青花?专家意见与民间观点尖锐冲突。本文作者通过自己对元青花文物的多年研究以及到波斯地区的考察,带我们一起来领略民藏元青花的风采。

撰文/许明 供图/许明

 

其它精彩内容:

四大珍邮里的大清邮政史

大龙、小龙、万寿、红印花邮票,被称作“中国四大古典邮票”。其中“红印花小字当壹元邮票”又被誉为“华邮之王”。这些邮票背后,是一段耐人寻味的历史……

   撰文/布拙 刘尧晔  摄影/王放 等

飒露紫和拳毛騧的生死之路

著名的“昭陵六骏”失散已有90年整,至今无法相聚。“飒露紫”、“拳毛騧”,这两匹神骏当年究竟是如何被偷运出去的?今天又“生活”得怎么样?   

撰文/周秀琴、金岷彬  供图/昭陵博物馆 等

双墩大墓:掀开淮河文明的面纱

成千上万的土偶、无法解释的图案、帝王级别的大墓、怪异的青铜器……2008年秋天,“双墩1号墓”的惊人发现将考古界的目光吸引到了淮河岸边。

    撰文/卫康叔 摄影/陈帮干

1894,风雨旅顺口

1894年发生的那场甲午战争让旅顺口这个默默无闻的小鱼港变成了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但它在战争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却始终遮掩在时间的迷雾之后。

   撰文/祝福  供图/陈悦

道教祖庭鹤鸣山:俗世与仙界的纠缠

   这个据传为鹤型的山,是道教的发源地,也是如今众多道长的清修之所。山并不高,抵达山顶并不难,而从俗世通向“道”的的路程却漫漫无尽。

   撰文、摄影/周慕之

重振“谈庄秧歌灯”记

   秧歌灯曾是江南水乡的传统秧歌,可到了近代却销声匿迹。幸运的是,在江苏金坛的谈庄村却保存了这一民间文艺。那么,它是如何幸存下来,并得到发展的呢?

   撰文/孔章圣   摄影/浦映 等

 

秘档:康熙年间苏州女子买卖案的背后

   撰文/胡忠良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