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遗产》

叩击历史星空 梳理华夏文明

 
 
 

日志

 
 

中国麻将凭啥赢得世界的尊重?  

2009-01-22 11:5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麻将凭啥赢得世界的尊重? - 中华遗产 - 《中华遗产》

 

中国人玩桥牌或是斯诺克,赢了之后说的是“我赢了”;英国人玩麻将,赢了之后说的是“I hu-ed(我和了)”——与那些舶来的游戏相比,中国麻将的海外之路可谓原装出口,原汁原味。不但“I hu-ed”,就连“吃”、“碰”这样的习语,也原版出现在西方人的麻将桌上,它们简短有力,不需解释,在风行中与20世纪欧美文化实现了无缝对接。

故事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不少旅居中国的西方人,入境随俗跟着中国人学打麻将20年代,一个叫巴布考克(Joseph Park Babcock)的美国商人,开始实现向美国系统介绍中国麻将的计划。他的步骤严密而有序,从麻将牌到麻将规则,乃至麻将的英文音译“Mah-Jongg”都由他带给了美国。他为欧美人写的简单化的麻将教程《麻将规则》被人亲昵的称为“小红书”,几乎称为当时最受欢迎的书籍之一。席卷美国的麻将风潮并不让人觉得奇怪,作家菲茨杰拉德这样诠释着当时的美国:“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放纵和绚丽的时代,这是最值得书写的时代。”在20年代那个爵士年代中,有着异国情调、私密性、战略性和隆重感的中国麻将,也在此时书写下属于自己的篇章。

日本的麻将普及,是1924年从报刊上一点一滴的介绍开始的,因此后来在《朝日新闻》的读者提问一栏中,有了“最近小说和报纸上看见的支那的麻将是什么?”的问题。然而此时的麻将游戏仅仅局限在有闲阶级中的上流家族、以及善于接受新事物的男女学生中。麻将以高雅运动的面目出现在咖啡馆和高档餐馆中,在东京神乐坂地区的咖啡馆里,仅一套麻将就使得像广津和郎、佐佐木茂索等名士、画家、官吏们蜂拥而至。到了1925年,《朝日新闻》上连载的菊池宽小说《第二接吻》上写到4人玩麻将的场景时,麻将已经渗透到许多人的生活中,到了昭和年代更是风靡一时,出现了许多麻将爱好者的团体。

犹太人是麻将大军中最忠实的追随者。二战期间,当故乡乃至全世界对犹太人关上大门时,中国上海这扇门仍对他们开启。来到上海的犹太人,很快接受了中国的麻将游戏,以此作为同族人交流的工具,共同度过流亡中的漫漫长夜。此后无论走到何处,麻将都成为犹太人尤其女人的最佳伴侣,他们对麻将中的中文早已看惯。后来一名南非华人创造出取消东、南、西、北的新式麻将,丝毫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犹太人对中国麻将的喜爱,就这样在一段伤痛与温情交错的底色中延续下来。

撰文/范佳  节选自《中华遗产》2009年第2期,有关麻将的发展历史,详情请阅《中华遗产》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